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84 次


​文/唯晨

亲情像一泓清浅的湖水,有时湍急有时缓慢;母爱像风筝上的细线,阳光下看不清,风雨中却愈发明显;故乡是记忆里那条蜿蜒小路,曲曲折折的尽头等待着的是夕阳正向空中飘散的炊烟。

这世上大部分的母亲都深爱自己的子女,大部分的姑娘也心甘情愿做父母一辈子的贴心小棉袄。可世事无常,总有特例,有些人的感情像吃了石头灌了铅,沉重得提不起来也搬不动。

在唯晨的认知里“重男轻女”这个词已经早就被社会所淘汰,它的存在更像是上个世纪的一则笑话一处伤疤。可却没想到,在某些人的生命中,轻重之分仍然存在且很深刻。

重男轻女的意义到底何在,谁都说不清楚,无论是耕地还是工作劳力,甚至法律规定的赡养关系里,男女区分都几乎已经消失。更多的是公平与人性。

​2019年的秋天,刘清(化名)出嫁了,同时也和自己母亲彻底决裂。为此事不少亲戚责怪她心狠,甚至还有一个姨妈当面咒骂她“你这样没良心,在婆家过不好,肯定要被打出来。”

1993年的冬天刘清出生在一个并不算偏僻的农村,当时国家已经开始宣传生男生女都一样,但刘清妈妈却仍旧一心只想要个儿子。在她看来女儿就是个拖油瓶,不光从小到大照顾起来操心费力,出嫁后就再也算不得自家人,不能养老送终于己无用。

有这样的思想也怨不得刘清的母亲,毕竟她小时候在娘家和几个姐姐从来都不受待见。刘清的姥姥家没有亲舅舅,只有一个过继来的堂舅,姥姥姥爷把堂舅看成了宝贝疙瘩,刘清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妈妈和几个姨妈都不乐意回娘家。逢年过节不得已才回去一趟,一点热闹的氛围都没有。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妈妈不喜欢,姥姥也不喜欢。

好在刘清很快就有了弟弟小阳,小阳比她小了2岁,姐弟俩关系很好,毕竟从小都是刘清在带他,在母亲的影响下,父亲也对刘清不怎么关心。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家里只有奶奶和小阳把她当成亲人。如此奇葩的父母当真很少见。

随着刘清和弟弟渐渐长大,奶奶也年迈老去,在刘清16岁那年,奶奶重病去世,奶奶去世后刘清心里一直空落落的,感觉自己在这个世上从此没了亲人。毕竟弟弟长大后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么黏着她,反倒是受了父母的感染,恨不得让她尽快辍学出去帮他挣钱。

好几次弟弟都当着父母的面说:“姐,你快别读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了,出去打工一年挣几万块钱,好帮我攒套房子。”

这种话说出来像开玩笑,听起来却一点都没有幽默感。奶奶还在时,每次听到弟弟说类似的话都要蹒跚着小碎步要打他,奶奶走后,家里再也没有人帮她“撑腰”。十几岁正是心思细腻心智发育的时候,刘清经历了亲情的变故和来自家庭的不重视,逐渐走偏了人生路。

​她以为只要逃离就能拥有温暖,却没想到整个世界一样的冰凉。高中没有读完她就因为性格孤僻暴戾活脱脱混成了校园里的小太妹。和男孩子一样逃课打架,终究荒废了学业。

每个青春期的孩子都有一颗敏感而稚嫩的心,若没有家庭的温暖和父母正确的引导很容易就会误入歧途。

刘清的青春过得自由而灰暗,辍学后很快就跟着到大城市里务工的人们一起去感受充斥着风霜刀剑的底层社会。

不得不说社会是一所严厉的学校,它能用最快的速度让一个人体会到什么叫做生活。辍学一年后刘清就开始后悔,她一边打工赚钱一边着手自学,好在奶奶去世之前她都在认真读书,有一定的功底在,自学起来也并不算太难,通过自己的努力,花了2年多的时间拿到了成人自考大专文凭。

凭着这份含金量并不高的学历,刘清找到一份脱离体力劳动的工作,好学的人总会有所收获,自从由一线工人变成统计管理后,不光薪资待遇有所提升,就连辛苦程度都降低了不少。

20岁的时候刘清已经在大城市里站稳了脚跟,虽然仍旧租房子打工,但她已经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凭着自身的努力和思想的成熟,若不拿出学历证明来对比,外人根本看不出她跟大学生有什么区别。

与此同时,老家的弟弟也读完高中学业,面临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着报考大学。虽然几年前弟弟还说出让她伤心的话,但终究小时候深厚的感情已经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她仍旧希望弟弟能够有个锦绣前程。

父母都是没文化的普通人,家里暂时也只有刘清文化水平最高,关于宝贝儿子要报考哪个城市大学的事情,自然就想到了刘清。本以为,弟弟读了大学,自己也混出了点模样,父母的思想会有所改变,却没想到现实给了她重重一击。

​眼看刘清工作稳定,收入平稳,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父母却三翻四次要她辞去工作回老家相亲嫁人。理由很简单也很传统,那便是刘清已经21岁,在老家早就到了结婚年龄,趁着年轻赶紧找个婆家也好多要点彩礼。

这件事刘清自然是不会答应,于是一连好几年她都很排斥过年,因为逢年过节回到家不光要被父母唠叨,就连几个不太亲近的姨妈也会出面说她几句。

事情一拖就拖了三四年,刘清不是没有去相过亲,而是每次她都有办法让对方看不上自己。渐渐地催婚的事就没有逼得太紧,恰巧又赶上弟弟大学毕业忙着找工作,大家的心思便从她身上完全转移到弟弟身上。

弟弟毕业那年刘清25岁,遇见了现在的老公。老公不光是标准的城里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学生,他欣赏她的努力和果敢。虽然两人从学历和家庭背景上来看相差甚远,但思想个人生观却极其相似,两个人都是努力奋斗之人。

感情谈的很顺利,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他们便决定结婚。男方家长很开明,一点都没有看不起刘清的意思,特别是婆婆,打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对她很热情。反倒是刘清这边,都要谈婚论嫁了,老家父母还压根不知道女儿有男朋友的事。

等刘清领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着即将结婚的对象回到家,母亲一见到女儿领回来个城里人那是高兴地合不拢嘴,一个劲地问长问短,把对方的家庭打听得清清楚楚。然后一脸不舍地说:“我就这一个姑娘,在身边养了二十多年,你们这一结婚嫁这么远,往后想见一面都难。”说着说着还擦起了眼泪,这一幕在刘清眼里怎么看怎么讽刺。

当然直到母亲情感牌打尽,做好了感情铺垫开口提彩礼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母亲并不是真的不舍得她,而是又在算计。想要从她身上榨取最后的价值留给弟弟。

​​好在彩礼并没有高的出奇,对方家里完全可以接受,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一切都是和谐而顺利的样子。本以为,婚礼一办,从此就能脱离这个让她伤心压抑的家,从此开启明媚的人生,却没想到临出嫁前母亲找到她说:“闺女,他家既然做生意胶州李克光开店,你嫁过去后自家店里的东西你不是什么时候想拿就能拿。反正你婆家有钱,婚后多照顾你弟弟。”说这话的时候还挤眉弄眼。

刘清心里清楚母亲的意思,这是教她结婚后往娘家拿东西。可她并不想辜负老公和公婆的信任,解释再三说那样不行,嫁人是为了过日子不是去当卧底当家贼。

母女二人争论一会后,母亲情急说:“你就是个赔钱货,从生下来我就看出来你不是个顾家的种。你婆家给的彩礼就当是对我生你养你这二十多年的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补偿,你走了之后就别回来了。”

原本还想着能高高兴兴地出嫁,却在大婚前夕被自己亲妈这样辱骂,刘清咬了咬牙说:“好,我以后就再不是刘家的人,妈,再见。”

虽然刘清碍于面子没有跟老公说自己婚后和娘家恩断义绝的事,可她的妈妈才不管那么多,根本是口无耻遮拦逢人便说:“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自己是养了条白眼狼,攀上高枝就不认娘,临到嫁人了要跟娘家断绝关系。”

也正是为此才引来亲戚们的指指点点,一个并不知内情的姨妈还指着她的鼻子咒骂:“你这样没良心,在婆家过不好,肯定要被打出来。”

别人出嫁时落泪都是因为不舍,刘清出嫁时的眼泪却全是委屈。秋天,载着她去城里的婚车越走越远,她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熟悉却并不亲切的小路,狠狠地抹了把眼泪。

唯晨的话

看《欢乐颂》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樊胜美的母亲是编剧的杜撰,但看到热剧背后的网友留言和各种感同身受的故事以及亲身经历情感共鸣,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一部分人在承受这来自至亲之人的伤害。

《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显得如此讽刺,因为在那样的家庭中女儿根本体会不到歌词的意义,她所有的经历都在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妈妈大概是伤害你最深,你又无法反抗的人。

当亲情变成一把刀后有多可怕?它不光会用锋利的刀刃割伤一个人,还会让那个被伤害的人无法反抗只能隐忍。毕竟这个世界上,太少有人愿意相信一个和亲人刀剑相向的人能够与其他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坦诚相待。

重男轻女的思想不光可怕,还会遗传,一代人的伤痛会转移到下一代人身上,它在原生家庭的裂痕中繁衍,循环,然后随着婚姻进入另一个原生家庭中,在此期间若没有一个理智清醒之人去努力扭转自己的行为,只会给下来一代带来更深的伤害。

今日话题:你身边还有没有重男轻女的家庭?期待你的留言点评。

唯晨说:愿你的生活 在遇到我的文字后 更加美好

感谢您微信注册-那个重男轻女的母亲“卖”了女儿还想再捞点,姑娘:妈,再会的支持,喜欢请关注唯晨说。